粲然碎碎念|"人说话越凶,心里就越希望别人好好对待他"

摘要: 终有一天,他也会循着这条路,发现深刻连结之中逆流而上的那些看似背道而驰,却满是心性迂回眷念之物。并因此得到亲密关系中,最令人抵御却至珍贵问题的答案---为什么你最容易对在意的人耿耿于怀?

12-11 02:57 首页 三五锄订阅号

刚进小学那段时间,米道士说,我们小学的老师都好温柔,比贝贝温柔太多太多了!等我长大发了大财,我就把老了的贝贝抓起来,把她打得全身发肿、流血、贴满邦迪,问她以前为什么老是叫我“安静”,到时候她后悔都来不及了---他边这样说,边捂着嘴嘻嘻。


我大笑,说,你怎么那么像红小兵!然而,作为妈妈,我心里满是感谢。贝贝一直是三五锄“威严”所在。米尼算是她“治”得最多,也投入最多心力的孩子。


当初最皮的孩子已逐渐长大,听见自己内心深处的宁静与规则。回头来,他还可以自然而然、充满戏谑地去嗔怪、去薄怒、去顽劣,去触怒以及,去唠叨和想念。终有一天,他也会循着这条路,发现深刻连结之中逆流而上的那些看似背道而驰,却满是心性迂回眷念之物。并因此得到亲密关系中,最令人抵御却至珍贵问题的答案---为什么你最容易对在意的人耿耿于怀?


今天去海边的路上,我问米道士:“以前你老说贝贝坏话,喊打喊杀的。现在都不说小学老师的不好。难道她们每一个都那么温柔吗?”


“有温柔也有凶的吖!”米道士回答说。


“小学老师凶起来会说什么话?”我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
“说听说你们班纪律不好。真的是这样吖!凶巴巴地说这种话,我们大家都又生气又惭愧。还说不要在桌子上乱涂乱画!不然叫你们爸爸妈妈买一张桌子来学校换。哇,要乱花我们爸爸妈妈的钱。我是不会答应的。哼!"他埋着头走路,边一本正经地学给我听。我简直要笑疯了。


“老师凶巴巴的时候,你们很害怕吧?”我问。


“不会吖。你跟我讲过了嘛。”他头也不抬地走路。


“我和你说什么了?”我问。


他踢着一颗石头,顿了顿,说:“你以前跟我解释过。人说话越凶,心里就越希望别人好好对待他。”他淡淡地说。转过路拐角,就是海边。我们的谈话停了好一会。


“我们老师也跟我们说过很有意思的话。”后来,他又说了起来,眼睛望着涨潮的大海,“老师跟我们说,学习就好像游戏里打怪。你们要一关一关打下去。以后就会出现大BOSS。想打大BOSS就要努力下去哦!老师是这么说的。”他转过头,满脸映着晚霞的光:“妈妈,我现在每天做作业读书,累的时候就想一想大BOSS什么时候出现。妈妈,我从没有遇见游戏里的大Boss。爸爸和小杜说他们都遇见过了。等我老的时候,没有血的时候,可以看到大BOSS吗?我能打败它吗?我一直一直想着这件事。”


原来是这样。这孩子开始幻想与准备,准备和自己生命的对手来一场酣畅淋漓的“大战”。


我握了握他的手。他却把手从我的手里抽出来,挥了挥,独个儿向海岬角跑去。




首页 - 三五锄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