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报国 筑梦苍穹——南仁东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之一

摘要: 科技报国 筑梦苍穹——南仁东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之一报告人:FAST工程常务副经理郑晓年 今年11月17号

12-19 00:47 首页 锐科技

报告人:FAST工程常务副经理郑晓年



今年11月17号,中宣部追授南仁东老师“时代楷模”荣誉称号,这是新时代授予的第一位“时代楷模”。


作为FAST工程的建设者和管理者,我由衷地为南老师感到骄傲!在与南老师并肩作战的日日夜夜,我能深深地感悟到南老师胸怀祖国、服务人民的爱国情怀,敢为人先、坚毅执着的科学精神,淡泊名利、忘我奉献的高尚情操,真诚质朴、精益求精的杰出品格。


南老师在他人生最后的22年,只干了一件事,实现了一个梦想,就是建成了直径500米、世界最大、最为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,用生命铸就了世人瞩目的“中国天眼”FAST!


“中国天眼”是“国之重器”。2016年9月25日FAST落成启用,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发来贺信。这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第一次为大科学工程落成发贺信!此后,“中国天眼”作为标志性科技成果,又被写入2017年新年贺词、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。


南老师是FAST的倡导者、设计者和建设者,是FAST工程的首席科学家和总工程师。FAST的落成启用,见证了南老师“心中有梦、勇敢逐梦、坚毅筑梦”的22年不平凡的历程。


关于FAST的一切,都源自20多年前南老师心中的一个梦想。1993年,在日本东京召开的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,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。


当时,与会外国科学家提出,要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,接收更多来自宇宙的讯息,稳固西方国家在天文研究领域的霸主地位。南老师一听便坐不住了,中国要在宇宙探索中迎头赶上,从跟跑者成为领跑者,必须要搞自己的大射电望远镜!


当时,中国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口径只有25米,而南老师要建造的是500米口径的射电望远镜。挑战可想而知,很多人认为这根本就不可能。


1994年,在日本担任客座教授的南老师,待遇要比国内高出许多,有人计算过,那时他在国外一天的报酬,竟相当于他在国内一年的工资!可为了实现心中的梦,南老师毅然放弃了优厚的条件和待遇,踏上了回国的征程,他准备打造的,是中国探索宇宙未知的大国重器!


南老师的这条逐梦之路,异常艰辛。单为FAST选址,就耗用了他12年的生命。


建设FAST的理想台址是在大山深处、远离电磁干扰的山谷洼地。为了寻找这样合适的台址,南老师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,几乎走遍了中国西南的所有大山,踏遍了大山里的所有洼地。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村寨,南老师去了!一些当地农民走着都费劲的山路,南老师去了!一些从未有人踏足的荒野,南老师也去了!


那时,选址团队平均只有三十多岁,而南老师已年过五十。很多悬崖道路湿滑,他干脆手脚并用地攀爬。有一次,要爬山去看一个洼地,正好下着大雨,同事们都劝他,年纪这么大了,别上去了。他执意要去。没想到,就在他小心翼翼地攀爬时,意外发生了。南老师脚下一滑,一下子滚了下去,周围全是悬崖峭壁,幸好有两棵小树挡住了他。这样的险情整整伴随着南老师12年。


在实地勘察了80多个洼地后,终于,南老师和他的团队找到了建设FAST的最佳台址——贵州平塘的 大窝凼!


台址选好后,南老师和他的团队又开始了建设FAST的逐梦之旅。


当时,我在中国科学院机关工作,负责FAST的立项,与南老师频繁接触。记得有一次,他苦笑着对我说:“我这个书生从来没有求过别人,可现在要争这口气,只能豁出去了”。


因为没钱,南老师四处“化缘”。为了FAST立项,不论是什么会,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南老师逢人就介绍大望远镜项目,不厌其烦地把一个概念向不同的人解释无数遍。


2007年,经过南老师的不懈努力,FAST终于列为“十一五”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。从倡议到立项,时间过去了13年,大窝凼的草木愈发葱翠,而南老师的头发却愈发花白。


2011年3月25日,FAST正式开工建设。我当时是国家天文台副台长,作为常务副经理,负责工程管理。也就是说,作为工作搭档,我还要督着南老师保质按期完成工程任务。起初,大家都认为工程不可能按期完成,类似这样没有经验可循的重大创新工程,很少能做到如期完工。但我还是咬牙下了道死令——5年半必须建成!


从这一天起, 我用手机定了倒计时,每天夜里12点铃声响起,提醒我FAST最后竣工的时间。用这种方式督着自己,也督着南老师。


FAST工程涉及天文学、力学、电子学、机械工程、结构工程、控制工程、岩土工程等各个领域。建设期间,有数十家施工单位同时入驻,有上百个工程队伍同时施工,有4000多人先后参与建设。建设难度之大,可想而知,作为管理者,我心里真的没底。      


FAST能否保质按期完成,还面临着经费缺口的压力。最难的时候,我们曾经打过让企业赞助的主意,也想过去银行贷款……但不管面临多少困难,承担多大压力,南老师和我们的团队始终坚持,没有停工。


南老师是团队的主心骨,他是一个通才,工程无论遇到什么难题,总是找南老师商量,都能通过南老师找到解决办法。南老师自称“战术型老工人”,长期呆在施工现场,睡工棚,跑工地,爬高塔,身体力行,直接参与一线建设。


克服了各种技术障碍,克服了经费缺口等重重难关。2016年9月25号,FAST工程如期完工,与项目批复的工期一天不多、一天不少,正好2011天。


FAST从开工到竣工,两千多个日日夜夜,南老师笃定初心,矢志不移!两千多个日日夜夜,南老师胸怀使命,坚毅执着!


南老师视FAST如生命!22年如一日,他带领我们在艰苦创新之路上砥砺前行,科技报国,筑梦苍穹,建成了“中国天眼”,创造了一个不可能的“奇迹”,重新标定了中国在世界天文学的地位。“中国天眼”实现了完全自主的三大创新:


我们利用了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优良台址——贵州天然喀斯特巨型洼地,突破了平地上建设望远镜的百米极限;我们使用了主动变形的反射面,让不会动的望远镜动起来,让FAST能够灵活主动地观察宇宙;我们自主研制了轻型索拖动的并联机器人,使接收信号的馈源舱能够精确对焦,更好地接收宇宙中极其微弱的无线电波信号。


22年,南老师逐梦不已;22年,南老师一诺千金。FAST落成启用,筑起了一座崭新的科学地标,实现了南老师坚守的科技强国梦,兑现了他对祖国、对人民的承诺!


令人痛惜的是,南老师让中国睁开了“天眼”,而他却闭上了双眼离开了我们。


9月16日清晨,我是被南老师去世的信息惊醒的。那天,我的思绪怎么也不能平复,脑海里闪现的都是一幕幕与南老师相处的情景……


南老师,记得您为立项的一次次答辩,记得与您在小区楼下茶馆的长谈,记得和您第一次在大窝凼攀爬时的大汗淋漓,记得和您在大窝凼板房里的促膝交谈……


今天,南老师,我想欣慰地告诉您,FAST落成启用仅一年,就捷报频传:


我想跟您说,FAST已经实现了各种观测模式的验证,调试进展创造了国际同类设备的世界记录!


南老师,我想跟您说,FAST已经探测到数十个优质脉冲星候选体,9颗新脉冲星得到国际认证,实现了中国望远镜发现脉冲星“零”的突破!


南老师,我还想跟您说,FAST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国重器,它将使我国的天文学研究领先世界20年,在中国日益走进世界舞台中央的新时代,为科技创新强国梦增添了浓墨重彩!


生命有限,精神永存!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,我们将秉承南仁东老师的精神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为实现两个“一百年”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汇聚科技国家队的磅礴力量,谱写科技强国的新篇章!


(来源:中国科技网)



首页 - 锐科技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