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沫

摘要: 黄师傅左手撑着桌沿,右手拿起一只狼毫毛笔,侧着脸鼓着嘴,先用毛笔尖把落在钥匙机面板上的铜沫子往右边扫,左手粗壮如算盘珠儿的指关节紧紧箍住桌子,支撑着身体的重量。又从兜里拿出一个气吹子,把缝隙拐角里的铜沫子吹出扫净,直到钥匙机上一尘不染

12-11 07:22 首页 长城锁业

小黑在师父店里头一天有点拘束,钥匙胚整整齐齐的码在墙上,开锁工具也像是黄金珠宝一样排在柜里。小黑节制自己不要太激动,免得给师父留下毛毛糙糙的第一印象。到是师父真诚的催促他说:“一样样的拿起来看看摸摸,小伙子咋跟个姑娘一样不敢动手,拿起拿起!”

 

来了一个客人,黄师傅接过去配钥匙。小黑把各种开锁工具都摸了摸,又去看墙上的钥匙胚,钥匙胚得有上百种,小黑一个个拿到手里仔细看过,这时客人走了,小黑就看到了师父收铜沫子的动作。

 

黄师傅关掉钥匙机开关,左手撑着桌沿,右手拿起一只狼毫毛笔,侧着脸鼓着嘴,先用毛笔尖把落在钥匙机面板上的铜沫子往右边扫,身体侧向左边,嘴里小心吹着,左手粗壮如算盘珠儿的指关节紧紧箍住桌子,支撑着身体的重量。狼毫笔扫完后,又从兜里拿出一个气吹子,把缝隙拐角里的铜沫子吹出扫净,直到整个钥匙机上一尘不染,黄师傅才长舒一口气,把铜簸箕上的铜沫子倒入一个玻璃罐头瓶。

 

刚做完这一套动作,又来了一个配十字钥匙的客人,黄师傅先把钥匙机右边盛沫子的铜板换成一块同样大小的铁簸箕,才开始配钥匙。钥匙配好了,黄师傅点起一支烟,对小黑说:“你把铁沫子收了。”

 

小黑迟疑一下说:“我不会收沫子。”

 

黄师傅说:“不会就学嘛!”

 

小黑迟迟畏畏说:“我怕学不会。”

 

黄师傅说:“这活不难一学就会了。”

 

小黑找出一条理由:“我是近视眼,看不清缝缝里那些沫子。”

 

黄师傅耐心的教导说:“你看咱这钥匙机上有灯,你把灯开开,就能看见了。”

 

小黑愣愣的站住不动,再也找不出理由来拒绝。

 

黄师傅说:“你坐下。”

 

小黑在凳子上坐下。

 

黄师傅说:“快收,这不算啥难事嘛。”

 

小黑垂着手低头不动。

 

黄师傅笑呵呵说:“收个沫子比上吊还难吗?”

 

小黑终于下定决心说:“师父,你让我干啥我干啥,咱不计较活多活重,可这收沫子么......我不......

 

黄师傅把烟头一扔,说:“小黑,你知不知道我这家业是咋挣下的?”

 

小黑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

黄师傅说:“你估计,你猜猜。”

 

小黑说:“是你勤勤谨谨挣下的?”

 

黄师傅眯着小眼睛撇撇嘴:“不对。”

 

小黑说:“中了彩票?”

 

黄师傅依然摇头。

 

小黑说:“是你爸给你留下的?”

 

黄师傅又点上一根烟。

 

小黑大胆问:“你会开锁,难不成是你偷下的?”

 

黄师傅笑着摇摇头,指着装铜沫子的罐头瓶子说:“收沫子手下的。”

 

小黑眨眨眼没吱声。

 

黄师傅噌的站起,扬起右手指了指铺子,又指了指对街的家说:“我这家店是收沫子收下的,我住的房子,开的车子,穿的衣服,娃的学费,媳妇的衣装手饰,每一毛钱每一分钱都是我在钥匙机上扫沫子一笔一笔扫出来的!”小黑看着师父凛凛然神圣的脸色,不敢乱说话。黄师傅缓和一下情绪说:“小黑,这下你明白了吧。”

 

小黑点头说:“明白。”

 

黄师傅摇摇头:“好,那你就开始收沫子吧。”

 

小黑被逼无奈:“师父......这样吧,我每天把咱店里地扫了,玻璃门一天擦两遍,你不要让我收沫子了......

 

黄师傅摊开双手说:“我为你好倒是把你惹了,你这娃咋不知道好歹。要不是你爸跟我的交情,我才不教你呢。好吧,你不收,我收。”

 

连着三天,黄师傅在店里教小黑开锁配匙,铜铁沫子再也没有让小黑收过。小黑觉得这事情伤了师父的脸皮,于是更加努力的干活,每天都把店里收拾的干干净净。靠着父亲的关系,黄师傅也没说啥,教起开锁来,倒也尽心尽力。


第四天,黄师傅下午出去干完活回来,进门瞅了一眼,像是被电击了一下愣住了。黄师傅瞪圆小眼,手哆嗦着指着钥匙机,颤声说:“小黑你配钥匙了?”

 

小黑没有注意到师父的异样,得意的说:“是啊,你走了我配了两把钥匙呢,我是按着你教的配的,绝对有信心能开门,这不,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人都没回来找......

 

黄师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烟灰缸都翻了,他几乎是吼出来:“你竟然没有分开收沫子?”

 

小黑呆住了,往钥匙机看了看才反应过来,他配的是一把铜钥匙,一把铁钥匙,现在两把钥匙的沫子混在一起了。

 

黄师傅一屁股坐下凳子上,脸色惨白,轻声呻唤着,喊着心口疼。小黑赶紧去拿药,又倒了杯热水。问师父那里疼。黄师傅说:“心口闷。不吃药了。我的病我知道。”

 

小黑说:“那咋办?”

 

黄师傅指了指钥匙机:“治病治根,你把沫子收了我就好了。”

 

小黑说:“这根收沫子有啥关系?”

 

“你不收沫子,我就难受,整日整夜难受。”

 

小黑大为惊诧,没想到自己不收沫子竟然把师父气病了,变支支吾吾着说:“要是我收沫子师父的病能好,我就收。”

 

黄师傅高兴的抓住小黑的胳膊,颤抖着嘴唇说:“好好,你收,我看着。”边说边从身上摸出一个空烟盒。

 

小黑说:“师父我去给你买烟。”出去骑上电动车再也没回来。






首页 - 长城锁业 的更多文章: